一個湖南人說:「大元帥說這樣的重話,不是教親者痛、仇者快嗎?」接著一個浙江人立
刻斥道:「大元帥要你我這就去死你我能不去死麼?說兩句重話又有什麼要緊?」那湖南
人囁聲再吭了兩句,另一個河北人卻道:「我也認為這話說重了,什麼『我的好學生都戰
死了,盡留下來你們這些不中用的。』好像我們也該去死一場───」「不能這麼想!不
能這麼想!不可以!」另一個四川口音的厲聲道:「大元帥說得對:現在日本帝國主義者
壓迫我們,共產黨又搗亂;我們黨的精神完全沒有了,弄得各省市黨部又給包圍、又給打
砸;這樣革命當然要失敗。大元帥是痛心這失敗,才罵我們的。我們想不出個保住大元帥
的主意,怎麼連罵都捱不起了呢?」此言一出,眾人忽然安靜了片刻。

Eress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