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去台灣博物館看伊斯蘭與生活文化特展
順便聽配套講座:奧斯曼帝國的藝術和文化生活
報名比我想像的踴躍
根本不知道可以網路報名,等知道時已經截止了
只好等公告的一點半去報現場保留名額
看完展覽剛好走到演講廳旁,才一點十幾分
(不知不覺就反序觀展了Orz,演講廳旁才是展覽的正門啊)
不過已經有工作人員在就先報名了
還好我沒傻傻的等一點半
完成報名後上個廁所回來
才一點二十幾就聽到館員跟人說得排候補,現場報名也滿了


展覽的伊斯蘭教義部份
內容大同小異,沒有更多我想知道的東西
但是很多生活器物平常很難見到
展場對器物的解說也挺認真的
仔細的看也看了快一小時

其實主要是來聽講座的(聽完演講順便看了螃蟹展,門票才20真值得)
奧斯曼帝國就算是簡體書也沒幾本可看
所以我對講座挺期待的
講者是個在台灣十多年的土耳其人初雅士老師
在台大外文系和安那托利亞福爾摩莎協會工作
同時在念政大博士(好像是國發相關的沒聽清楚)

但講座內容老實說有點失望
除了奧斯曼藝術之外沒啥我想知道的東西QQ
看來我的等級已經比入門更進一點但又深不到那去
這種演講已經不能滿足我了...
不知道政大的相關科系有沒有定期的講座呢?
但我大概也沒空聽吧QQ

真正令我有精神的反而是問答時間
看起來在座的聽眾有不少是公教人員
(大概是來賺研習時數的吧~)
幾個問問題的人英文都不錯耶
用中文問完怕老師聽不懂還可以用英文再問一次

台灣人對中東和伊斯蘭文化實在很陌生
很多人很基本的宗教地理歷史概念都沒有
如果跟六年前參加"探訪伊斯蘭在台灣的足跡"的團員相比
可說是全無概念
所以大部份的提問我聽過就忘了
因為我覺得我很有自信
那些問題要我去答我也答的出來
所以也沒有特別去記問答的必要

也因如此才讓問答時間時我想了不少
在台灣問問題是要勇氣的
提個問還要抱歉再三,好像有問題是件很羞恥的事
感覺這現像比在學校裡嚴重不少,真是令我意外
但仔細想想似乎也不意外
學校畢竟是求學問的地方,有種期待你問問題的氛圍
這樣的前提下學生問個問題還是忸忸怩怩的
那出了校門就更是這樣了

為什麼會這樣呢?
今天的感想是其他聽眾的反應就算不是全部
也是讓人不敢/不想問問題的一個重要因素
如前所述大多提問我都忘了
只有一個人的提問我當下真的挺想替他護駕的
但本峱實無拆人台的勇氣(或者該說本魯XDD,其實不只想拆聽眾也挺想拆講者台...)
只好回家寫寫文

那人一共提了三個問題
第一個是問者曾在安卡拉大學聽安卡拉大學中文系學生說
"突厥源於中國北方,故想要知道突厥史,必須從中國尋找源頭"
是故唐史之突厥與土耳其有無關係?安大學生所言為真嗎?
(問者想半天想不起安卡拉)

講者其實也沒講什麼出來
倒是坐我左邊的人補充說遊牧民族沒有文字
所以土耳其人想知道古代歷史
只能依賴中文典籍
搞半天其實還是沒答突厥跟(奧斯曼)土耳其有沒有關係

其實從突厥到土耳其當然不是全無關係
但是要弄清楚寫個十幾本書也不是問題
從講者的回答來看他其實也搞不清楚....
至於補充的那位,你說突厥人沒文字人家都要哭死了...(好吧已經死了)
治中亞北亞史的人讀的通通都是中文就對了,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

第二個問題是楊貴妃愛看的胡旋舞跟蘇菲旋轉舞有關係嗎
問者還有提到他有去姑狗年代,覺得旋轉舞的年代和楊貴妃似乎有個先後在

講者還是答不出來...
最後變成在強調蘇菲不是一個派別
旋轉舞不是在跳舞,是一種嚴肅的宗教儀式
大概被楊貴妃抓走了,滿腦子想著楊貴妃看安祿山轉圈圈只是為了爽

我覺得講者和旁邊的館員的意思應該是蘇菲不是一個宗教
是一種伊斯蘭的思潮
但為什麼講不出來?一直在派上鬼打牆...
蘇菲確實是個派啊~還不只一種咧
別的地方不說,奧斯曼帝國自己的國土裡就一堆了

不過現場已經攪成一團
沒人管原始的問題了Orz
而坐我兩邊的已經不怎麼掩飾他的輕蔑了
(左邊的在上一個問題已經對問者!@#%!了)
場子上也竊竊私語不斷

其實我覺得這問題是大哉問
雖然在場的大家(包含講者)似乎都把穆罕默德創教跟旋轉舞混在一起
好像七世紀穆罕默德在傳教的時候就有蘇菲在轉圈圈了一樣....
(其實會這樣跑題也是順著問者用google來補充問題強度時,不知不覺被抓走的XD)

但魯米發明的旋轉舞是十三世紀的事
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其他蘇菲是不是也會轉圈圈~
不過既然講的是土耳其的,那就是魯米的教團沒什麼問題
他的時代是遠晚於安祿山轉圈圈的
大家都跟中亞有很深的淵源
蘇菲又吸收了一堆正統伊斯蘭以外的東西
胡旋舞和蘇菲的旋轉舞有沒有關係,其實是個很值得細究的問題
不知道夠寫多少學位論文

第三個問題還沒問完現場差不多都炸鍋了
大部份的人已經不是竊竊私語,根本是噓聲四起了
尤其我的左右護法= =

問者問:為什麼藍色清真寺要叫藍色清真寺??
親眼所見,裡頭外頭都不藍啊??
似乎只有晚上打燈看上去還藍一點

這題講者的回答最令我意外...
本來聽完問題我覺得講者總算有個好台階可下了
不就因為清真寺用了大量伊茲尼克燒的藍磁磚
所以俗稱藍色清真寺嗎
一句話打死的答案,講者你的投影片還單獨介紹伊茲尼克磁磚啊
結果講者只一直問問者有仔細看嗎,不是深藍色啊
清真寺還是依照規範佈置他的陳設等等等等
就是沒說到磁磚

問者又很堅持他沒看到藍色
上面那串問題其實不是一次問完的
是在這鬼打牆過程中逐一加強問題的強度...
我的右護法已經不想小聲說話了
(也沒很大聲,不過附近的人應該都聽的很清楚,還好問者坐很遠應該聽不到)
一直說你不知道清花磁嗎,就是鈷藍嗎#$%^@
其實中國的清花磁技法裡頭有很深的中東淵源啊
不過這跟問者的問題沒有關係啊護法大人...

在這種氣氛下還敢問問題
並且一直補充問題的強度,真是挺有勇氣的
也難怪多數人不敢/不願主動問問題
散會後偷偷去問已經難能可貴了
(碰到一個人問館員古蘭經中譯本可以去那買,本峱總算有點勇氣搭話)

被鄙夷的問題其實是很難回答的
除了第三個問題
前面兩個問題都是釣金魚正妹的好問題.....阿不是
前兩題都是很有深度的問題啊...
就算是專家來,當下也未必答得好吧
可惜看得遠的人總是很孤單的
本峱在此向您遙遙致意,這些問題不在這時問好像也沒地方可問了
可惜眾人不能領略

聽眾們不要自以為很懂好嗎
不然台上站得怎麼不是你
雖然總覺得我都是讀過點邊好像知道又講不清楚
真的要講就感到底氣不足,無法服人QQ
但這樣都可以讓你們自以為懂的玩意找到一堆洞了
還是謙虛點好
其實有心要找,光中文書就夠讀上好幾年了
雖然九成都是簡體的....想在普通書局找應該是不可能

不過這次的講者也....唉
還是四年前看土耳其影展
安納托利亞福爾摩沙協會的楊承燁會長有料的多

BTW

昨天在婆婆家吃了好久沒吃到的貓耳朵~~


今天回家時新竹運河的元宵節佈景不錯,但手機夜拍真是悲劇

Eress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